明月亦昭昭

明月昭昭,当我户扉

苏州在我眼里,是张翰对江南和故乡最浅白的怀想,是要离和庆忌玉石俱焚之后溅起的吴人血性;还有,三代陆家人从巅峰到潦倒始终不忘的一点田园牧歌的所在。沧浪亭是什么呢,满腹才华满腹牢骚的苏舜钦走到一无所有,忽然间看见一片废墟之中柔和的光。


评论

热度(12)